本人如何看待自己一生包括“”?

2020-03-03 15:41 历史文化

  《决议》在给“”定性的同时还指出:“对于‘’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同志负有主要责任。但是,同志的错误终究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同志是经常注意要克服我们党内和国家生活中存在着的缺点的,但他晚年对许多问题不仅没有能够加以正确的分析,而且在‘’中混淆了是非和敌我。他在犯严重错误的时候,还多次要求全党认真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还始终认为自己的理论和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的,是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所必需的,这是他的悲剧所在。”

  1978年12月13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关于,也应该科学地历史地来看。同志发动这样一次大革命,主要是从反修防修的要求出发的。至于在实际过程中发生的缺点、错误,适当的时候作为经验教训总结一下,这对统一全党的认识,是需要的。已经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历史发展中的一个阶段,总要总结,但是不必匆忙去做。要对这样一个历史阶段作出科学的评价,需要做认真的研究工作,有些事要经过更长一点的时间才能充分理解和作出评价,那时再来说明这一段历史,可能会比我们今天说得更好。”

  《决议》的作出,距今已整整30年。对发动“”的动机,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有着种种评说。这些年来,国际国内的实践充分说明,当年和我们党的《决议》对发动“”动机的评价是完全正确。此后的改革开放之所以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与党中央和当年正确评价的功过是非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试想,若是当年我们党像赫鲁晓夫评价斯大林一样对待,很难想象今日之中国,会是什么局面。实践也已经证明,那些关于发动“”是所谓“个人权力之争”甚至“个人品质问题”的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据笔者所知,当年有此误解的同志中,现在有不少人已完全转变了自己的看法。

  维护《决议》对历史地位和思想的科学、准确、正确的评价,要反对两种倾向,这就是《决议》中指出的:“因为同志晚年犯了错误,就企图否认思想的科学价值,否认思想对我国革命和建设的指导作用,这种态度是完全错误的。对同志的言论采取教条主义态度,以为凡是同志说过的话都是不可移易的真理,只能照抄照搬,甚至不愿实事求是地承认同志晚年犯了错误,并且还企图在新的实践中坚持这些错误,这种态度也是完全错误的。” 上述两种态度,都不是所说的“实事求是”和“恰如其分”。

  在纪念中国成立90周年之际,重温上述讲话,亚游会真人游戏梳理关于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战略思想产生的渊源、发展脉络及其实践,对晚年的探索与失误作出实事求是、恰如其分的评价,把关于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战略思想这一科学论断与“”的错误理论和实践严格区别开来;把晚年探索和思考当中的正确成分与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错误理论严格区别开来,从而牢牢记取“”的严重教训,避免“”的悲剧重演,进一步科学、全面、准确贯彻落实关于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战略思想,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始终高举思想的伟大旗帜,进一步加强党的先进性建设和执政能力建设,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上一篇:华夏5000年历史都经历了什么朝代?开国皇帝谁人? 下一篇:3、文.革.时期